台湾国民党民进党之争与中国的民主法治化进程
2014-03-25 16:11:47
  • 0
  • 0
  • 4
  • 0

        台湾国民党民进党之争与中国的民主法治化进程

据报道,近日台湾学生冲击行政院,本是无党派之争的学生表达对服务贸易协定的意见,却在行进中出现了各种势力混杂其中,非常类似上个世纪最后一个年代开局之年的春夏之交的那场大陆“暴乱”,打砸抢分子趁火打劫,社会出现无序端倪。

有文章赞赏台湾的民主法治制度,说这都是蒋经国的功劳,他为推动台湾的民主化进程做了巨大的努力。起家于街头暴力的民进党,因坚持“逢中必反”的教义,自然跟坚持一个中国为宗旨的国民党水火不容。而这次提出要在“立法院”通过跟大陆签订的服务贸易协定的国民党当局,跟不少在理性上也赞同服贸协定但因秉承“逢中必反”的民进党在表现上坚决拒斥通过服贸协定、跟台湾民众沟通不畅,又因它首先在态度上表现出了对民众意志的漠视(据报道,30秒通过服贸协定),于是激起了这场“太阳花”学运。

程序民主为保障人的民主权利须臾不可或缺,学生在触及到政治的时候,将那些民主原则都抛到脑后了吧?(如果不是混杂在学生的居心叵测者的话,诸如爬进行政院的窗户胡作非为)。如果说台湾已经建立起来了较好的民主制度,人们的思想深处已经有了捍卫自己权益的合法的畅通的渠道,通过民主的程序、运用选票或行使自己的公民权来表达自己的诉求,就不会出现目前的混乱了吧?

这说明了国民中根深蒂固的劣习性尚未清除干净,一牵涉到政治就秃子打伞——无法无天。看看诸如美国等的民主法治国家,他们的人民也有不同意政府的时候,他们也表达自己的诉求,而且他们也能将自己的诉求畅通的表达到该听到这些声音的地方,但却没有引发社会的混乱无序。

台湾弹丸之地,实行了民主制度,尚且如此,可见要在大陆实行开来民主法治,还需要艰辛的努力,还需要走很远的路。在该表达人民诉求的合法场合,如刚过去不久的“两会”,有多少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,行使了或行使过自己的国家主人的权力?诸如对“一府两院”各级人员的选举权、监督质询权、罢免权?这可是正儿八经的行使自己权力的人呢。

现在正进行的政府职能改革,深化的社会改革,都依旧是依靠行政权推行的,即便非常成功,也不是民主法治社会形成的标志,尽管它可以促进经济和社会的进步。

 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